未阻止反林冠英游行‧社青团报案促警解释

148次浏览
未阻止反林冠英游行‧社青团报案促警解释(槟城2日讯)槟州社青团和人民党週六上午10时30分在百大年路警局报案,指责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助理总监执法失职,在光大狂人莫哈末甘尼恫言关闭槟城大桥、在槟州总警局外羞辱林连玉基金会主席拿督杜乾焕,以及为热爱和平人民带来滋扰的事件上,警方没有尝试採取行动阻止示威活动,并促请警方採取公正的行动对待示威者,以给予槟州人民一个保证和交代。人民党全国副主席加里乃尔在报案后向记者指出,警方很早就知道示威游行将会进行,但警方却没有去阻止示威者,反而阻止槟州政府主办“槟州政府资讯之夜”讲座会,处理方式对其他人很不公平。斥警持双重标準“警方应该公平对待所有人,不要只会说,而不会做。东北区警区主任请立即清醒吧!他们(莫哈末甘尼)自称是大马孩子,相对的我们也是大马孩子。”陪同加里乃尔报案者包括槟州社青团秘书黄伟益、槟州社青团副团长林秀琴、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的特别助理罗志强及槟州社青团理事沙迪等人。槟州社青团秘书黄伟益认为,警方在非法集会事件上,不能持有双重标準。“示威者恫言关闭槟城大桥是项严重罪行,但警方却派一名交警去处理。因此,社青团和人民党週六报案目的,除了针对莫哈末甘尼,也是针对东北区警区主任,在处理示威游行上严重失职,失去专业的判断。”他说,示威者从打石街游行到牛干冬,再经过槟州总警局面前示威,但整个过程未受警方阻拦,而且这群人也破坏了公共秩序,扰乱交通,甚至攻击记者。“警方不觉得丢脸,我都替他们丢脸。我要看看槟州总警长和东北区警区主任,要怎幺向人民解释此事。”!示威者恐吓摩多骑士槟州社青团理事沙迪说,由于警方没有採取行动,结果不少路过的摩多骑士,都被示威者恐吓。这群示威者还造成槟岛大塞车,但警方却没有立即採取行动。“我们(社青团)强烈要求总警长必需交代清楚,同时必需为警方的失职,向槟州人民道歉!”指首长指示捉人黄伟益斥再林装傻公开否认策划反专横暴戾林冠英大集会的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再林,週五指责槟首长林冠英指示警方逮捕和平请愿的人群,但槟州首长政治秘书黄伟益週六促请前者“不要装傻”。他认为,如果警方听从州政府的指示,就不会发生示威游行,而州政府主办的讲座会,也不会被警方阻止进行。“他(再林)说槟首长指示警方捉人,我倒是要问回他,他昨日(週五)出现在槟州总警局,是不是他指示槟总警长放人?“我们尊重和平集会,但不尊重不文明的示威游行。”8被扣者获保释槟州总警长拿督威拉阿育耶谷副总监週六回应记者询问时指出,週五在非法集会上被扣留的8名人士,包括依占(上议员)和莫哈末甘尼(光大狂人),已经在警方保释(Police Bail)下,先后在週五晚上和週六早上获准保释。此外,他也说,30名社会主义党党员将在週六下午被押送推事庭,再度申请延长扣留令。槟总警长週六下午4时在槟州总警局推介“犯罪宣传日”(Crime Awareness Day)时,将会发表有关非法集会进一步消息。光大狂人获保释週五参与反林冠英示威游行的光大狂人莫哈末甘尼,週六中午告诉记者:“我已经被保释出来了。”反林冠英大集会首场活动是于週五举行,造成市区交通瘫痪,光大一带的商家申诉生意受影响。莫哈末甘尼是8名被捕的示威者的其中一人。週六,他对媒体说:“我在早上8时30分被警方释放出来的,其他人是否已经被释放我就不清楚。”未阻暴力示威黄伟益质疑警偏袒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伟益遗憾週五有暴徒藉“反林冠英”及“反净盟2.0”名义,居然能轻易无阻在槟城光大前和槟城大桥非法游行示威,还以暴力对待媒体,破坏民众财物。“据知週六晚上类似的集会也会在新港一带展开,我们不是反对集会,只是欢迎文明的和平集会,拒绝野蛮方式示威,而且还以暴力对待记者,敲打途经示威地点的车辆,甚至还以粗俗言语及手势来挑衅民众,这是很不应该的事。”促民政马华停止做戏他週六早上在立信巴剎义丰饮食中心召开记者会时促请民众冷静,因为不希望以暴制暴而误中有人策划的圈套。所以民众必须以不变应万变,避免滋事者有藉口发挥,意图使槟州民联政府下台。“我认为有人幕后策划,利用非政府组织展开不文明的示威,我们只欢迎和平示威,并非暴力示威。如果警方没有尝试阻止而让暴行升级,引发不愉快事件或者更严重后果,就要内政部长负起全责。”他说,这种不负责的态度应受制止,警方不该以政治考量来“选边站”,对这种暴力行为网开一面。此外,他促请民政党与马华停止逢场作戏,虽然有发表声明,却被朋党当成耳边风。“若马华、民政真正与民同在,就该退出国阵,若以小动作可以让人民信服,就太天真。如果他们真正同情民联议员住家和服务中心被破坏的遭遇,不需要通过报章说同情,而应直接向巫统最高理事会反映。”他引据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的金句:“堂堂正正做人,务务实实做事”,来奉劝马华与民政醒悟。希尔米:非政府组织所为巫统没策动槟示威槟州国阵秘书拿督斯里希尔米相信,由净选盟推动的7月9日游行活动,不会获得人民的支持,因为国人都是热爱和平的一群。同时,他严正否认週五发生在槟城的反林冠英示威活动是由巫统所策动。他说,巫统并没有参与或策动週五的反林冠英示威活动,这是由不满首席部长林冠英的非政府组织所推动,与国阵和巫统无关。当记者询及一些示威人士声称自己是巫青党员时,希尔米回应说,“他们要说自己是谁也可以,但实际上,巫统没有举行和参与这活动。”他批评非政府组织因举行这场示威活动,导致光大附近的商店生意大受影响。希尔米也是巫统直落巴巷区州议员。他週六早上为Segi学院举行的植树活动开幕后,这幺表示。希尔米说,相信没有国人会支持净选盟推动的7月9日游行活动,因为国人都热爱和平,而且,净选盟没有上街游行的理由。他说,大马的历届大选都在非常乾净,没有出现贿选的情况举行。如果真的“不乾净”,反对党如何在大马上届大选,赢取5州政权?他认为,在大马人人安居乐业,人人都有工作,不像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因为很多人失业,人民无奈下才走上街头,反观大马,人民没有走上街头的理由。採访槟示威遇袭记者摄记备案週五下午在土权组织和巫青团发动的示威游行中,两名遭示威者袭击的记者及摄影记者已向警方备案。《星洲日报》槟城办事处记者杨永年週五下午在槟城大桥上採访游行示威者拉布条抗议行动时,被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捶打背部,同时遭6名男子包围出言恐吓。杨永年是在桥上拍摄一辆轿车上的扬声器图片时,被其中一名男子质问“你是不是要下去游泳?……”,然后手指桥下的海面。杨永年还被对方人马使用小旗杆敲打头部,其中一人捶打杨永年背部。杨永年不愿意和对方发生冲突就逕自走开,对方也没有继续纠缠。另一方面,《》槟城总社摄影记者杨瑞荣较早前在头条路前採访游行示威期间,被一名男子使用旗帜攻击。当杨瑞荣试图拍摄该名男子时,数名男子立即趋前,兇神恶煞要追打杨瑞荣,在场多名记者见状,及时阻止滋事者进一步行动,同时提醒瑞荣马上离开。惊慌的杨瑞荣过后逃入附近一家商店躲避,没有受到伤害。两名记者鉴于在执行任务期间遇袭,同时感到生命受威胁,週五晚上分别前往百大年路和日落洞警局备案,要求警方彻查两起袭击事件。槟大桥全面配合警方电眼监视可疑人物针对槟州土权组织恫言将于下週五(7月8日)在槟城大桥举行集会,以抗议凈选盟举办709大集会一事,槟城大桥公司将全面与警方配合,该公司称,若其员工在闭路电视看到大桥出现可疑人士,如看到有人带着横幅进入大桥,该公司将马上通知警方。槟城大桥公司公关苏莱妮说,该公司是无法阻止任何人进入槟城大桥,但是相信警方届时会採取应对行动。她说,槟城大桥是属公共场所,而该公司只是大桥营运公司,没有权力禁止任何人进入大桥。“採取行动是警方的工作,我相信警方到时会採取应对行动控制场面。”她週六在接受《》访问时说,警方目前还没与大桥公司讨论,她相信下週可能会讨论。“週五在大桥举行的集会已经导致大桥的交通严重瘫痪,很多人都不喜欢看到这种状况。”槟州土权组织週五说,如果凈选盟在不获警方准证的情况下,坚持于7月9日游行集会,那幺槟州土权组织将带领逾10个非政府组织,7月8日在槟城大桥举行集会。槟州土权组织发言人阿末赛益说:“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抗议凈选盟的非法集会,到时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出槟城大桥,我们就看看会对谁造成不便。”‧2011.07.02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